第四章 另一条时间线

    “这、这怎么可能?”

    “好端敦一个大活人,居然没就没了……”

    王瀚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亲眼所见。

    “就算是最弱的使奴,也绝不是手无寸铁的人类能够对付。”

    陆秋秋陈述出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只有借用魔物的力量,才能对付魔物。”

    而这,正是附魔者的由来。

    “借用魔物的力量,对付魔物?”

    王瀚闻言,愣了一刹。

    再是伸出手掌,触及自己的胸膛。

    讲道理,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令他如梦如幻。

    先是穿越,接着又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

    换作是谁,都需要一些反应的时间。

    “抓紧走吧。”

    “出现了牺牲者,就能为我们的逃脱,争取来一些时间。”

    陆秋秋劝。

    出现牺牲者?就能争取时间?

    听到这番话时。

    王瀚的眼里,出现了警惕。

    “不,就算走下去,未必能够逃出学校。”

    很快,他就稳定情绪,出了自己的看法:“不如去找那个赵长官。”

    找赵长官?

    陆秋秋一听,眉头一皱:“你要将自己的生命,托付在别饶身上?”

    “盲目逃下去,根本就没有意义。”

    虽然有抱大腿的想法。

    但王瀚更多的。

    是想去了解,该如何利用魔物的力量!

    从刚刚苏华的莫名消失来看。

    那股力量,绝非人类能够抗衡。

    更可怕的是……

    做到这一切的,仅仅只是一头使奴。

    “怎么没意义?”

    “牺牲者已经出现了,不抓紧时间逃你还想干嘛?”

    陆秋秋表示很不理解。

    “我们之间的信息,根本就不对等。”

    王瀚这样回答。

    根据平日前身的印象。

    陆秋秋在班上,只是一个不爱话的女生。

    除了颜值不错外,并无任何的突出点。

    而今所表现的见多识广,令他不得不慎重。

    “那行,你去找吧。”

    陆秋秋一听这话,不再什么,直接转身下了楼梯。

    王瀚同样没有迟疑。

    陆秋秋前脚刚走,他就后脚上了楼梯。

    整个楼道,静的可怕。

    他一人穿行当中,像是走在被遗弃的停尸间。

    死寂而阴冷。

    不一会,待陆续上了两层楼梯后。

    王瀚当即确认,这就是三层的场景!

    当来到教室门口。

    侧耳倾听了一会,发现里面没什么声音时。

    王瀚忍不住猜测:“难道,里面已经完事了?”

    于是,他没有任何犹豫,果断地推门而入。

    然而。

    当中那可怕的景象,却使他恐惧的怔在了原地。

    只见在花板上,一个接一个的黑色吊绳。

    将那些凄惨的尸体们,整整齐齐悬挂了起来。

    那些尸体,不是别人。

    全都毫无例外,是这个班上的学生。

    当中,有三具尸体,最令王瀚在意。

    一具是苏华,正瞪大着眼珠,死不瞑目。

    还有一具,是不久前分别的陆秋秋。

    同样是一脸的不敢置信。

    至于最后一具,已经不能称之为‘尸体’。

    而是……一副骨架。

    毫无疑问,这是赵泽言!

    “都死了吗?”

    这般凄惨的景象,令王瀚不禁头皮发麻。

    “这位同学……能听到吗?”

    可下一瞬间,一个艰难地声音喊起了话。

    是赵泽言的声音!

    虽然异常嘶哑,可在王瀚听来,宛如。

    “赵长官,我听的到、我听的到。”

    王瀚立马表态。

    这都没死?

    那就明有戏啊。

    “抱歉,是我无能,害了大家……”

    察觉了王瀚的到来,骨架艰难地开着口。

    此刻,赵泽言整张面颊,明明都已经没了血肉。

    但诡异地是。

    硬是能按住牛顿的棺材板,微弱发出声来。

    “不会的,赵长官,没有人会怪你的。”

    王瀚听出了他话语里的无助与自责,连忙安慰。

    “你一定要振作起来!”

    兄弟,你千万别在这里自闭啊!

    那我可咋整?

    “这头魔物的特质,多半是:吊绳。”

    不管王瀚能否听懂。

    赵泽言就像交待遗言一样,继续往下。

    “想要解决这个事件,只、只有将精粹毁掉。”

    将精粹毁掉?

    如果没记错的话,陆秋秋好像也这么过。

    “一定、一定要阻止。”

    不是。

    这话你不应该对我啊。

    明明我才是最需要安慰的人!

    合着,这就没了?

    “赵长官、赵长官,你没事吧?”

    可很快,察觉不对的王瀚,连忙大喊。

    “你话啊,我们一定还有希望的,对不对?”

    “对了,魔物的力量……到底怎么启动?”

    “我怀疑自己也是一个附魔者。”

    然而,再怎么大声的呼喊。

    被悬挂着的赵泽言,都已经没了反应。

    哦嚯,看来是无了。

    敢情就是在等自己过来,交待这番遗言。

    实话,挺惨的。

    不过,的确是仁尽义至了。

    至死一刻,都在为民众考虑。

    “唉。”

    一声叹息,王瀚不禁兔死狐悲。

    因为,他想问的问题。

    根本就没得到结论。

    如果能启动那什么魔物的力量,不定就能自救了。

    “嘶……”

    就在此时。

    心脏部位,再度有着焚烧感卷动。

    较之先前的痛苦,这次要更加得猛烈。

    随后,在隐约之间。

    王源从那堆被悬挂起的尸群当中,发现了一个空着的绳索。

    “这是……留给我的?”

    王瀚喃喃自语着。

    “咚!”

    话音刚落,门又被砸开了。

    片刻后。

    ‘陈遥’那麻木森冷的面孔,映入了眼帘。

    望着这一幕。

    王瀚只感觉浑身上下,都泛起了凉意。

    简直像如坠冰窖一般。

    本能地想要后退,却是骇然发现。

    在过于恐惧的情况下。

    自己的身体,全然就不听使唤。

    “对了,魔物的力量……”

    面对越来越近的‘陈遥’,王瀚终于是想起了什么。

    连忙用手紧捂胸口,像是抓住了最后救命稻草,自言自语起来。

    “快启动啊、快生效啊、快救命啊……”

    只不过。

    当疼痛感,撕裂身体的那一刹那。

    才令王瀚清楚意识到。

    自己的生命,怕是将来迎来终结。

    无了。

    太难了。

    胡开局不。

    就连死法,都是莫名其妙。

    ……

    ……

    混沌的意识,逐渐变得清晰。

    从床铺上苏醒的王瀚,已是冷汗连连。

    他只感觉。

    自己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

    可那个噩梦,却是异常清醒。

    “都是假的吗?”

    ”什么穿越?什么魔物?什么赵长官?”

    王瀚微微喘息着,伸手揉了揉脖子。

    然而。

    当手触及到一圈疑似‘勒痕’的存在时,却令他面色骤变。

    镜子里。

    望着那张足以令人自形惭愧的面颊,王瀚却没任何喜色。

    只因其脖颈上。

    凭空多出了一条明显的红痕!

    继而,没有任何迟疑。

    王瀚顺势翻开了衣领,发现心脏处。

    依然存在着,那一团血色纹路的存在。

    这并不是噩梦。

    “呼。”

    得出了这个结论。

    王瀚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极力保持着镇定。

    再是找来了手机。

    上面的日期,俨然回到了4月16日。

    “这莫非,就是魔物的能力?”

    没过多久,王瀚就大致弄懂了前因后果。

    百镀一下“同时拥有两条时间线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恒言中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engyan.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