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开光的魔剑

    “我没有害人、我没有害人……”

    孙亚昌急了,开始解释起来。

    “我知道那个东西有问题,所以就远离了身边的人!”

    赵泽言与慕明月听后,忍不住相视一眼,纷纷瞧见了彼此眼里的满意。

    对方肯吐露实情,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这才是正常人应该有的态度。

    面对邪恶的魔物,只需要抱有敬而远之的想法。

    而非好奇,更非依赖、绝非想方设法的利用!

    旁观的王瀚,一样能够隐约感到。

    如果不是附魔者,具备抗衡魔物的能力。

    那么,这种力量……必然不会被容许存在。

    “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写手。”

    孙亚昌知道,是隐瞒不下去了。

    索性,便开始一五一十的交待起来。

    “可就在一个月前,无意拾取到了一幅被遗弃的画。”

    “那幅画很奇怪,上面的内容会时常变化。”

    “而我每次看到后,都会灵感爆棚。”

    “而后,靠着新书……我的成绩,得到了起色。”

    着,孙亚昌又沉重呼吸了一声。

    看了一眼正保持着沉默几人后,如实开口:“各位长官,上述都是真的。”

    “这是我所知晓的全部,也是我所经历的全部。”

    赵泽言眼里有着思量之色,问出了至关重要的问题:“那幅画在哪?”

    从对方的回答里,他已经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魔物精粹,自然就是那一幅画无疑!

    王瀚听后,一样颇为惊讶。

    有谁能想到……这头魔物的精粹,写作‘头发’,却读作‘画卷’呢?

    还好,有邻一目击证人。

    不然,只怕又将会面临一番迷惑行为。

    王瀚好歹是个过来人。

    非常清楚,伴随着事件难度的升高。

    当中的魔物,将会蜕去耿直的性情,变得花样百出。

    如果将金名高症新月酒店、以及荒木村三次事件对比。

    就会发现……精粹的复杂程度、与隐蔽程度,几乎是呈直线型上升。

    如果真是视‘头发’为魔物精粹的话,只怕要找到猴年马月。

    “在、在我朋友家呢。”

    既然已经实话实,孙亚昌自然不会再有隐瞒,尴尬解释:“我就出去买个炒饭。”

    然而,一听这话,赵泽言的面色凝重了起来:“这么诡异的东西,你居然不随身携带?”

    不妙的预感,在众人心中生起。

    “赶紧带我们回你朋友家!”

    慕明月连忙催促。

    “哦、哦,好。”

    点头答应后,孙亚昌连忙带起了路。

    ……

    ……

    在上楼的过程,赵泽言想起了一个事。

    对王瀚轻声开口:“对了,给那姑娘的父母去个电话。”

    “先确认一下,他们家里是否有什么异样。”

    马上,他们就要祛除魔物精粹。

    这过程中,魔物所散播的诅咒之力,不定会有什么变化。

    王瀚点点头,拿出手机,开始拨出了苏雷的号码。

    “苏叔叔,是我。”

    电话接通后,王瀚讲明了自己的意思。

    可很快,里头的声音,却是令其一怔。

    “正巧,我也刚想跟你这事。”

    “就在不久前,我家里堆着的头发,全都消失了……”

    那头的苏雷,如实告之。

    头发全都消失了?

    王瀚一听,眼里浮现了戒备。

    “那好。”

    “从现在开始,时刻照看璃。”

    将电话挂断后,王瀚将苏雷家的异样了出来。

    此话一出,场内变得一片肃静。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看这架势,它是将留放在外的诅咒之力,都回收了。”

    慕明月的眼里,生出了一抹复杂之色。

    “这意味……是要跟我们拼个鱼死网破了?”

    这话时,谢云坤的面颊上,不无凝重。

    以往的经验告诉他,当附魔者们直面魔物精粹之际。

    便宣告进入了最后一个‘决战’的环节。

    感觉到氛围的不对,孙亚昌连忙向赵泽言咨询:“长官,我那个朋友……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

    这个问题,让赵泽言有些哑口无言。

    从魔物的举动来看,没事的话,只是口头安慰。

    面对赵泽言的沉默,孙亚昌只感觉揪心。

    没过多久,他们就来到了502的门前。

    这里,正是盛龙的居所。

    “狗盛、狗盛,你在里面吗?”

    孙亚昌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愧疚,开始伸手敲门。

    只不过,里面就像是被尘封了一般,寂然无声。

    肯定出事了。

    见势的王瀚,迅速在心底做出了判断。

    在灵异片里,一些配角失踪,就极有可能代表了‘死亡’。

    这个道理,放在魔物事件里,一样通用。

    “笃笃笃。”

    此刻,孙亚昌已经是双眼充血,依然心急地敲着门。

    然而,每叩响一下。

    他的心脏,便会随着下沉一分。

    “孙先生,你先别着……”

    赵泽言本想安慰,可突如其来的刺痛感,却是令他神色一凛。

    王瀚的心脏,也是跳闪出了熟悉的疼痛。

    来了。

    仅仅是一霎那的工夫。

    自门底的缝隙,有着一缕缕纤细的头发蔓延而出。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门口的孙亚昌给紧紧捆缚。

    他感觉不对,开始不停挣扎。

    然而,这些头发看似细微纤弱,可实则坚不可摧。

    “云坤。”

    赵泽言连忙呼喊一声。

    站在一旁的谢云坤,再不迟疑。

    直接取出了魔剑,对准那些犹如纺纱般的头发斩下!

    由于这次的袭击,并非使奴引起。

    因此,沈欣节省了一个弱化。

    “呛。”

    断裂了头发,魔剑接触到地面时,发生了有力的碰击声。

    挣脱束缚的孙亚昌,向后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王瀚走上前去,却是惊讶发现。

    谢云坤手上的魔剑,已经褪去了满身的破旧。

    像是开光一般,变得锋利至极,正闪烁着冷冽的寒光。

    连他望着,都会下意识感到心悸。

    莫非……前两次的斩击,只是预热?

    内心好奇的王瀚,禁不住猜想起来。

    “真是难得。”

    谢云坤不无感慨:“这一次,开完光的魔剑……竟然跟阿欣的弱化戒指,同时保留了下来。”

    “确实有些出乎意料。”

    赵泽言微微点头,眼里有着认同。

    他自然清楚,开完光的魔剑,对魔物事件的助益会有多大。

    “机会只有一次。”

    “接下来……没有特殊情况,魔剑务必要保留到最后。”

    谢云坤听后。

    眼里有着坚毅,默示自己清楚。

    百镀一下“同时拥有两条时间线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恒言中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engyan.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