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言论发起者是我父亲

    往日魔物事件的经历,清晰告诉了王瀚一件事。

    那就是......魔物的存在,对人类而言只有威胁!

    无论是金名高中的黑绳、还是荒木村的山神,它们所制造的杀戮、所堆积的尸骨,当真是令人发指。

    像这样草芥人命的恶魔,能被称之为‘神’。

    王瀚是万万不敢苟同的。

    这种言论,简直就是荒谬绝伦!

    要知道,这些邪恶的魔物,不单将普通饶性命视作蝼蚁。

    就连所谓的魔化附魔者,同样是其一块跳板。

    不。

    如果要用更准确的法,来形容魔化附魔与魔物之间的关系,那应该是.....代孕工具才对。

    对的。

    在获取魔化之力的同时,附魔者会失去宝贵的人性,换取魔化系数的上升。

    最终,当魔化系数到达100%后。

    该附魔者的体内,将会孵化出一头更强的魔物!

    想到这些,王瀚不禁就觉得沉重。

    “我也觉得挺荒谬。”

    对于王瀚的情绪变化,陆秋秋没有太多惊讶,同时眼上蒙上了一层怯意:

    “这个言论虽然非常离奇。”

    “但从某种意义上,却又不完全是空穴来风。”

    “比如,当翻阅种种流传下来的神话,我们就可以得知,能被尊崇为神的存在,需要满足多个条件。”

    与王瀚原先所处的世界相同。

    在这个世界发展史里,一样是留下了不少鲜明的神话人物。

    “第一,是毋庸置疑的强大。”

    “神话里的神明,通常都能移山填海,更有甚者,毁灭地也不是不可能。”

    “第二,是坚定无比的立场,祂们有着自己的秩序,从不轻易转变。”

    “第三,便是对弱生灵的善意与垂爱。”

    “可这篇文案却是大胆指出,除却善意这点,魔物两者兼备。”

    陆秋秋到这里,呼吸也是一滞。

    两者兼备?

    “这算什么两者兼备?”

    王瀚听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直以来,凭借着穿越者这层身份,再加上与表面不符的心理年龄。

    令他在面对任何事物,都能做到保持冷静。

    可陆秋秋嘴里的这篇言论,倒真的是气到了他。

    有多少无辜的人,正在被这样一群恶魔侵害。

    可偏偏在这篇言论里头,却还指明这群恶魔是所谓的‘神明’?!

    是洗白?

    还是没了良心?

    明明被对方当猪猡一样宰杀,为什么还要冠上如此堂而皇之的代称?

    血性呢?

    勇气呢?

    这是把所有人,都当成了愚昧的猪狗?

    “那个,王瀚......你先冷静下。”

    陆秋秋可以清晰感觉到,身边一言不发的王瀚,正在酝酿着怎样的怒火。

    后者一听,紧握的双手稍稍松开,再是无声点头:“嗯,你继续。”

    得到了许可,陆秋秋像是松了一口气,双手悄悄抓着书包的肩带,继续道:

    “首先,魔物有着毋庸置疑的强大。”

    “它们结界的覆盖之处,便是让硝烟升起的战场;它们使奴的出行之地,便是将杀戮与血腥呈现的屠宰场;一些远程传播的诅咒,纵然隔绝开了结界,就能依然能让受害者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死去。”

    “更可怕的是,迄今为止,我们对魔物的了解还不是很全面。”

    “就比如:最顶级的‘魔女’事件。根据记载,这是一个超大规模的‘反向’结界,内部宽阔到令人难以置信。”

    王瀚听着,只感觉有些奇特。

    魔女结界里的彼岸花,是他一直迫切寻求的。

    而有趣的是,除了顾绘言外,身边人总会在不经意间提起这件事。

    这究竟是巧合?

    还是注定?

    当然,他们所透露的种种,都无一不在昭示着魔女的诡异与可怕。

    毕竟,这是花板级别的事件,绝对不容觑。

    “其次,无比坚定的立场。”

    “魔物对待我们,只有纯粹的恶意。”

    有关这点,陆秋秋并未解释太多,只是极力抑制自己的感情,用着这样平淡的口吻讲述。

    可王瀚能瞧出来,她那抓着肩带,而隐约轻颤的双手。

    的确,不可否认。

    单纯站在力量的角度上,魔物与神明,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

    到了顶级的难度事件,能够制造出规模不可想象的杀戮。

    更关键的是,只要魔物精粹不灭,便等同于不死之身。

    令恐惧与祸乱,在阴影之下,源源不断滋生。

    “我们真的太弱了。”

    在出心声的同时,陆秋秋面上多了些许苦涩:“弱到就连解决魔物,都需要借由魔物的力量。”

    王瀚闻言,胸腔的热血涌动,面上异常冷峻:“那又怎么样?”

    “不管它们是神还是魔,只要对我不利、对我身边的人不利,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纵然已经过了自以为是的年龄。

    但王瀚没有顾忌,当着陆秋秋的面,将这话一字不落的了出来。

    陆秋秋听后,眼里有着一抹雪亮的光芒在闪耀,如夜幕下划过的流星。

    微微呼吸,平复了心中的忐忑。

    她将视线昂起,望向了无尽的空。

    烈阳高照,这个本该炽热的季节,却没有带给陆秋秋任何暖意。

    但那颗略为冰寒的心,却因为王瀚方才一番话,变得温热、急骤了起来。

    “其实......”

    历经片刻的迟疑,陆秋秋才鼓起了勇气,出了隐藏在心中的事:

    “这个言论的发起者,是我父亲。”

    什么?

    一听这话,王瀚如遭雷击,脸上有着诧异。

    是陆为的言论?

    也就是,他在梦境结界内的盟友?

    这、这还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

    但话回来,把魔物比喻成神明,听着怎样都不合理吧?

    况且。

    王瀚是清楚的,陆为跟他一样,同为魔化附魔者。

    被魔画挑选,成为日后进军魔女结界的一员。

    连自己都想摆脱体内的魔物,却偏偏用这样的言论惑众?

    这一下子,王瀚心中对其的印象,不禁下降了几分。

    “你是不是觉得,我父亲很不可理喻?”

    在一旁默默观察的陆秋秋,忍不住追问。

    王瀚一愣,不知当如何接话。

    实话,的确是这样。

    他是知情者,事先了解过一些陆为的底细。

    可即使如此,对方的双重标准,却是不免让人感觉到虚伪。

    百镀一下“同时拥有两条时间线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恒言中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engyan.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