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成熟不在于年纪

    韦斯利。

    一个上司有事没事刁难的职场卢瑟,女朋友被好友睡了却不敢伸张的绿帽奴,一个需要靠吃药才能够抑制恐慌症的药罐子。

    在韦斯利这二十五年的人生之中写满了窝囊这两个字。

    但……

    他万万没有想到,在他被照例摧残了一天之后,身心疲倦的走进面前这间廉价药店之后,他的人生,即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嘭!”

    韦斯利听到药店的开门声,转身看去的那一刻看到了突然间出现在他面前用着一双冰冷媚眼注视着他的绝代美人。

    韦斯利心中打鼓,惊鸿一瞥之下,恐慌症即将发作。

    “……对不起。”

    “你道歉次数太多了。”

    韦斯利脸色有些发红,张了张嘴,再次道了一声抱歉,然后有些慌张的准备结账走人。

    从小到大的悲催经历,让他自卑到不敢直视任何一个漂亮的女性,这想来也是他不愿意和现在那位漂亮女友分手的原因吧。

    话都说不出来,怎么分?

    那脚分吗?

    药店外面,贝克坐在跑车的驾驶位上有些发呆,他之所以选择做刺客就是不想过那种朝九晚五甚至还需要加加班的日子。

    但眼下?

    话说……

    现在这个时间算是加班吗?有加班费的吗?

    贝克抬头看着头顶的夜空,然后看了看手上的腕表时间,都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

    这个时候回去怕是也赶不上【神秘博士】新一集了。

    就在这时。

    枪声大作。

    贝克回神看着马路对边不断尖叫着跑出药店的路人,听着里面上演的枪战大片,丢掉了手上的烟头,离合,挂挡,油门,一气呵成。

    轰隆!

    狐狸也已经拽着一个身穿蓝衣服鼻涕眼泪横流的韦斯利出门了,在面前火红色跑车烧胎漂移的那一刻,直接动作很是干净利落的上车,然后将手上一个圆滚滚的东西丢进了药店中。

    刹那间。

    手雷爆炸,本来装修就类似于难民风格的药店,此刻在这一顿操作之下彻底的变成废墟风格了。

    贝克直接驱车离开此地。

    十秒钟后。

    穿着一件黑色夹克的十字架卡洛斯拍打着自己的肩膀上的灰尘,走出药店,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远去的火红色跑车。

    “hero……”

    卡洛斯目光闪烁着,很快,他连车尾灯都没有看到了。

    半个小时后。

    纺织厂。

    贝克下车,伸了一个懒腰朝着狐狸说道:“行了,事情办完了,我先回家了。”

    狐狸皱眉,扭头看着后备箱中已经昏死过去的韦斯利。

    贝克说道:“我没兴趣带小屁孩。”

    狐狸嘴角上弧。

    小屁孩?

    韦斯利今年的年纪也是二十五岁,而贝克的年纪也是二十五岁,也就是说……

    “这么说,你也承认自己是小屁孩了?”

    “哈。”

    贝克看着后备箱中的韦斯利,嗤鼻一笑:“成熟的男人不是用年纪来划分的,像他这样的,就算是四十岁,在我眼中也是小屁孩一个。”

    韦斯利的童年是很不幸。

    贝克就幸福了?

    论压力的话,贝克还比韦斯利大呢,房贷、车贷、两个需要接受教育的妹妹,甚至,在父母过世之后,贝克还不得不承担起将来两个妹妹的婚礼费用。

    是的。

    在美帝这块土地上,婚礼费用神马的都是需要女方家长出的,甚至,偶然连蜜月费用都要包了……

    第二天。

    贝克在补完了昨晚没看的【神秘博士】最新一集之后,这才驱使着汽车朝着纺织厂开去。

    等贝克通过乔治华盛顿大桥的时候,目光正好瞥到了从旁边小路上插过来的火红色跑车。

    贝克与接到了韦斯利的狐狸通过车窗对视了一眼。

    坐在狐狸跑车副驾驶上的是呼吸着车内香水味,一脸兴奋认为自己会过上不一样人生的韦斯利。

    一朝暴富带来的形态就是如此。

    换做昨天之前,韦斯利甚至都不敢直视狐狸的美眸,但就在刚刚,韦斯利还跟狐狸开了一个有关于她代号的玩笑。

    就在这时。

    轰!

    强大的汽车马力惊醒了韦斯利,下一秒,韦斯利便看到了不远处通往纺织厂的那一座只能够容纳一辆车过去的钢铁吊桥。

    “沃特……”

    韦斯利看到了正在与旁边一辆黑色本田飙车,一脸严肃的狐狸大声道:“减速。”

    狐狸充耳不闻。

    贝克同样是如此。

    一黑一红的车辆如同两道颜色不一样的闪电一样快速且丝毫不让的朝着吊桥进攻。

    “欧尼谢特!”

    就在韦斯利感觉快要出事故有些惊惧的闭上自己双眼的那一刻,贝克的车辆瞬间制动,火红色的跑车如同流火一样如同冲过了终点线一样冲过了吊桥。

    黑色本田中的贝克不由的摇了摇头。

    看。

    这又是一个他不愿意招惹狐狸的重大原因,有好胜心是好事,但,男女感情中如果有一方是强势的,那么就必定有一方是弱势的。

    简单的来讲,一段感情之中必定有功有受。

    贝克不愿意做受,很显然,狐狸也不愿意做受,如果强行在一起的话,不是拆家就是要爆破。

    过了一会。

    贝克下车,正好看到了从前面狐狸车上下来一阵叽歪念叨着自己差点儿就死掉的韦斯利。

    韦斯利看到了贝克,似乎觉得贝克的年纪和他一样,直接上前:“嘿,伙计,你知道你刚刚……”

    贝克面无表情的看着突然卡格的韦斯利。

    韦斯利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在刚刚贝克看向他的那一刻,韦斯利感受到了巨大的死亡的恐惧。

    等到韦斯利回过神来之后,又再一次看到了贝克在路过他身边,那毫不掩饰的轻蔑与藐视的眼神。

    下一秒。

    韦斯利刚刚才强大起来的心脏再一次被这眼神给刺疼了。

    狐狸和贝克对视了一眼,然后直接朝着旁边的侧门入口走了进去。

    韦斯利想要跟上。

    但在跟上的那一刻就被枪匠给拦住了。

    “呃……”

    韦斯利目光看着已经消失在侧门通道的狐狸,然后看向枪匠。

    枪匠面无表情的脑袋微微一瞥,示意韦斯利走这边,随即便是朝着一旁的工厂大门走去。

    一个还没有接受训练的小白就想着进入组织的内部?

    呵。

    你怕是在想屁吃。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恒言中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engyan.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