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气冷抖的工具人

    这傻小子终于被忽悠瘸了啊。

    又是一个第二天的早上,贝克正在路边咖啡店喝着手上咖啡的时候,看着报纸上的一则新闻心中如是想着。

    也许韦斯利自己都不知道,没有跟他说过超过十岁话的贝克,恰恰是最了解他的人。

    因为……

    在前世的时候,贝克有个朋友,就是类似于韦斯利这种性格的。

    这绝不是无中生有。

    贝克前世就算是混的再差,也不会对赤果果的绿帽子而视若无睹的,更何况贝克前世混的也不差,在几个好兄弟的帮助下,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但好歹也是能够在帝都买房的上班族呢。

    所以。

    贝克很了解韦斯利,这种人,是很容易被人利用的,而且,还会被美女利用的体无完肤……

    张无忌她妈其实说的也不全对。

    越漂亮的女人越会说谎,这句话没有毛病,不过因为在后面加一句,男人越蠢约会将女人的谎话当做真话。

    女人的谎话是和男人的双商成比例的。

    “咚。”

    “一杯拿铁。”

    “好的,请稍等。”

    贝克抬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椅子上的狐狸,纽约五月的天气也不算冷了,同样也不算热,今天的狐狸穿着一件黑色的皮夹克和一件皮裤,配合上有些卷的长发还有那勾魂的美眸。

    分外动人。

    贝克看了看手上腕表的时间,将手上的报纸折叠起来:“今天这么快?”

    狐狸接过服务员端过来的咖啡,抿了一口:“快的人是你吧。”

    贝克笑了笑,直接忽略了狐狸这句话:“跟在你屁股后面的小尾巴呢。”

    “去厂里拿资料了。”

    “小心养虎为患。”

    “会吗?”

    贝克歪了歪头:“谁知道呢,傻蠢白是个窝囊废没错,但,窝囊废也算是老实人的一种,所以,别看老实人平常一副受气包的模样,但,发起火来,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老实人真的发火起来可是不会考虑什么后果的,一旦真的动了真怒,那是真的不怂直接干的。

    “小心到了最后,他连纺织厂都敢拆了。”

    “那不正和你意?”

    贝克抬头看去狐狸:“没听懂。”

    我的伪装有那么差吗,不可能啊,这件事情我可是没有告诉任何人的呢。

    狐狸说道:“可以找下家了,不是吗?”

    贝克神情微动,内心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件事情,我还以为你已经知道我真正目的了。

    下一秒。

    贝克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这个世界有很多傻子,多到骗子都不够用的那一种,但,贝克可不觉得自己目前所接触的人群之中有哪个人是傻子。

    刺客界中的傻子更少。

    傻蠢白除外,这货根本不是刺客,从一开始就是个工具人,只不过是将他当做刺客来培养的工具人罢了。

    所以。

    贝克不会大笑三声然后说被你抓到了这样的蠢话,说出这句话只会让别人知道他的答案是错误的。

    狐狸看了一眼贝克,面无表情:“小心斯隆。”

    贝克笑了一声,然后点头道:“谢谢,我知道。”

    狐狸见状也没有多说什么,取过桌上的拿铁,然后朝着自己停靠在旁边的火红色跑车走了过去。

    不多时。

    狐狸驱车离开。

    斯隆是肯定不会让贝克那么轻而易举的离开的,这是贝克很早就心知肚明的事情。

    不过……

    贝克也没有想过这么快离开,毕竟他现在是【兄弟会】的人,在【兄弟会】没有灭亡之前,他是不可能离开的。

    而且。

    那纺织机里面的东西,我还没有得到呢。

    贝克如是想着,将放在一旁的墨镜给自己带上,然后,起身朝着停靠在马路边的黑色本田走去。

    十天后。

    纺织厂再一次折损一名大将。

    这一次是修理工。

    最重要的是,这一次杀死修理工的并不是十字架,而是傻蠢白。

    纺织厂中。

    带着墨镜的贝克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双眸紧闭已经没了声息的修理工看向坐在一旁弓着腰沉默不语的韦斯利冷笑了一声。

    “蠢货!”

    “……”

    韦斯利的耳朵微微的动了一下,但最终选择了无视贝克的这句话。

    贝克随即看向斯隆:“厂长,处罚是什么。”

    斯隆面无表情的看向贝克。

    “兄弟会法规,绝不危害兄弟同盟。”

    “这是误杀。”

    “误杀也是杀。”

    “hero,你想说什么?”

    “有错就认,挨打立正。”

    贝克面无表情的手指着弓着腰在那边装着鸵鸟的韦斯利:“垃圾永远是垃圾,而且还是无用垃圾,根本变不了可回收垃圾。”

    “hero……”

    韦斯利听到这句话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抬头起身怒视贝克:“那你呢,十字架追杀我们的时候,你在哪里?”

    贝克笑了。

    下一秒。

    贝克脸色转冷,右手一抖,便是砰的一声,一枚黄灿灿的子弹直接破空朝着韦斯利的眉心追去。

    只是……

    砰!

    狐狸一个甩枪,直接击落了贝克的子弹,朝着贝克说道:“够了,hero。”

    “够了吗?”

    “够了!”

    厂长斯隆沉声的说着,随即朝着贝克说道:“韦斯利的错,等到他杀了十字架在行定论也不迟,兄弟会的法规我比你更加清楚。”

    “你清楚就好。”

    贝克右手一晃,将手枪收起,然后瞥了一眼呆在原地似乎傻眼的韦斯利,径直的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韦斯利内心发怵。

    刚刚……

    韦斯利在贝克面容变冷的那一刻,感受到了一股从天而降将他彻底笼罩住的无边杀机。

    我真的会死。

    韦斯利四肢有些发冷,想着那一枚子弹射入他眉心之后的场景更加的是汗毛纷纷竖起。

    贝克从一开始就不待见他。

    这是韦斯利知道的,至于原因,这几个月中,韦斯利也已经知道是为什么了。

    狐狸是贝克的人。

    但斯隆下令让狐狸带着他,自然,这会触怒贝克。

    但……

    凭什么?

    你丫不就是比我早来几步吗,我可是天生的刺客,体内流淌的是刺客血统,你凭什么看不起我?

    生气。

    发冷。

    打抖。

    韦斯利回过神来之后,狠狠的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让鲜血来刺激他忘记刚刚的死亡阴影。

    同时……

    韦斯利也起了对贝克的杀机了。

    你想杀我。

    行啊。

    比比看,谁怕谁。

    我是天生的刺客,而且我父亲也是组织的刺客,对于组织的忠诚度与价值比你这个半路加入的刺客高出许多。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恒言中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engyan.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