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老渔翁贝刺客

    那是一枚会转弯的子弹。

    一枚从狐狸手上枪支之中击发出来的子弹,这枚造价不超过三美刀的子弹在出膛了之后依次的夺走了黑枪匠、白手枪、修补匠在内的十二名刺客的生命。

    然后。

    这枚子弹画出了一个圆形的模样,在最后将目光对准了击发出他的狐狸。

    嘭!

    狐狸闭上了自己的双眸,然后脑袋微微一偏,随即便是朝着一旁有些不堪的地板上倒去。

    轰隆!

    正在斯隆办公室底下命运织布机房间中的贝克收回了目光,然后便看到了从门口跑进来的斯隆。

    斯隆见到这满是狼藉的场景,粗略了找了一圈,然后听到了楼上传来韦斯利似乎有些嚎叫的声音,脸色很是难看的骂了一句谢特,再然后急忙走出去了。

    不多时。

    站在屋顶上的贝克也看到了,一脸茫然加盲目的从纺织厂中走出来的韦斯利。

    贝克啧啧了两声。

    眼下韦斯利的状态像极了,怎么说来了,冲动过后,肾上腺素退散之后那从体内四面八方用过来的酸疼与空虚感。

    纺织厂的刺客只不过是一群拿着手枪的坏人?

    呵呵。

    这句话也是韦斯利刚刚在办公室对着斯隆说的,很显然,这又是一个不过脑子的话。

    贝克为什么给自己取的代号叫做hero?

    因为……

    历来和英雄作对的都是坏人。

    韦斯利最后也跌跌撞撞的离开纺织厂了,几乎是在韦斯利离开的那一刻,从四周走来了许多三三两两的人儿。

    这些人儿是纽约各个刺客组织的人儿,甚至,还有五位穿着西装带着白手套,一看就很高档的人儿走进了遭遇十级台风的纺织厂内部。

    这五人是属于【洲际酒店】的人儿。

    审判者。

    洲际酒店的审判者,更加的是刺客界的审判者,洲际酒店在刺客界中的地位如同un一样,各大刺客组织就如同un麾下的国家一样。

    当然了。

    洲际酒店也是有五家最强大的刺客组织提供资源而成立的。

    贝克所在的【纽约兄弟会】?

    呃……

    【纽约兄弟会】在【洲际酒店】中的地位就如同巴基斯坦在un中的地位一样。

    误差不超过一个瓦坎达。

    十分钟后。

    那五名来自洲际酒店的审判者从纺织厂中走了出来,坐上了已经在门口等候的豪华轿车离开了。

    五分钟后。

    贝克放在怀中的手机发出了震动。

    【韦斯利·吉布森,驱除出界,悬赏金额,一百万,距离生效时间:24小时。】

    看吧。

    这就是冲动的代价。

    贝克嘴角撇了撇,而且最让人感到悲伤的是,此刻的韦斯利怕是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黑名单了。

    这货不会以为灭了纺织厂之后就能够平安无事的重新过日子吧?

    回到公寓中。

    很显然。

    狐狸也已经收到了来自洲际酒店app的推送消息了。

    不过……

    狐狸并不是想问这个问题,而是有些皱眉道:“为什么我的账号被注销了?”

    贝克关门朝着浴室走去,背对着狐狸耸了耸肩:“谁知道,也许洲际酒店以为你死了,等过段时间重新去注册一个不就好了,免得那些组织惦记我们的绝招,你的新id在沙发旁边的第三个柜子。”

    狐狸微微一愣。

    从柜子里面取出了一个文件袋。

    打开。

    倒出。

    一张驾驶证。

    一张ssn社会保险号。

    一张信用卡。

    还有其他的一些身份证明材料。

    狐狸看了看有着自己照片的驾驶证上的名字。

    简·福克斯?

    狐狸……

    不对,是简眨了眨眼睛,看着自己驾驶证上的照片。

    “喜欢吗?”贝克的声音伴随着洗澡的声音从浴室之中传了出来:“这是我找联邦调查局的一个朋友帮忙弄的,不是从洲际酒店那边办的。”

    简不由的笑了一声说道:“这张照片你什么时候拿到的。”

    贝克没有回答只是问道:“照相技术怎么样?”

    “你把我照老了。”

    “我觉得蛮好看的。”

    简哈的一笑,起身走到了浴室门口,扭动,门没开。门被从里面反锁了。

    贝克当时是会反锁门的。

    简可是个杀手。

    在跟一个杀手共处一室的情况下,不锁门的人估计智商连韦斯利都不如。

    而且……

    贝克很有分寸,他和简之间恋人是肯定成不了的,既然看不到未来,有些事情还是需要避免一下的。

    这不是贝克矫情,还是那句话,比起远在芝加哥那两个不懂事的妹妹,贝克更加觉得简是他的家人。

    半个小时后。

    贝克从浴室走出。

    简已经走了。

    在玻璃桌上留下了一个纸条。

    【走了,谢谢,等我安顿好了,洲际酒店请你喝酒。】

    贝克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头发,看着纸条上面的留言,嘴角微微上弧笑了一声。

    这是……

    恼羞成怒了?

    应该是这样吧?

    半个小时后。

    贝克也出了门,直接在路边拦了一辆计程车,在报上了一个地址之后,计程车就快速的朝着目的地驶去了。

    很快。

    计程车过了曼哈顿大桥之后行驶了大概三公里的样子,在一栋红色五层楼的公寓门口将贝克放下了。

    贝克下了车之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角,然后,看了看四周,直接进入了【虚空来袭】状态朝着马路对面的红色公寓楼走去。

    这一次贝克是来做善事的。

    很显然。

    贝克不认为韦斯利能够在二十四小时后的全行业封杀的情况下幸存下来。

    那么……

    贝克打算亲手替十字架报仇,送斯隆去冥府,如果十字架走的慢的话,也许能够等到斯隆,在冥府好好清算一下他与斯隆之间的因果。

    斯隆以为他在这里的房子很保密。

    事实上也的确很保密。

    贝克十八岁来纽约,同年入职纽约兄弟会,但,知道斯隆这个房子的时候也已经是在二十二岁了。

    说起来也算是一个巧合。

    贝克在纽约大学读书的时候,社团有个活动,正好跑到了这里,然后,正巧看到了斯隆进入了这栋红色的公寓之中。

    公寓五楼。

    似乎刚刚才跑回来的斯隆一刻不停的在使用着自己的笔记本,试图将电脑上的一份文件传送上去。

    但……

    “法克。”

    斯隆暴躁了一声,看着突然断掉的网络怒骂了一声。

    下一秒。

    斯隆似乎想到了什么。

    脑袋从笔记本的屏幕上抬起来,看着面前用窗帘遮住的窗户。

    “hero?”

    “砰!”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恒言中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engyan.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 --网站地图